寧波舟山港,進擊在奪冠路上

來源:浙江日報2020年12月22日   作者:陳佳瑩


“全球第一大港”寧波舟山港擁有得天獨厚的港口條件,倘若疊加新加坡港和上海港的航運服務和綜合環境優勢,將會帶來怎樣的蝶變?

在11月底召開的中國(浙江)自由貿易試驗區建設推進大會上,寧波舟山港領到了一個“特別任務”——對標新加坡港、上海港。一條世界冠軍的進擊之路已經開啟。

突破成長的“天花板”

誠然,寧波舟山港貨物吞吐量已連續11年位居全球港口第一。可若論集裝箱吞吐量排名,寧波舟山港就下降到了全球第三,排在前面的正是要對標的上海港、新加坡港。

再看一個權威指數。2020年度新華—波羅的海國際航運中心發展指數顯示,寧波舟山綜合排名第11,要對標的新加坡排名第1,上海排名第3。在這項排名中,新加坡已連續7年奪冠,上海靠著在航運硬件和軟件建設上持續發力,供應鏈節點功能與高端航運服務功能加速融合,綜合排名首次位列前三甲。

寧波舟山港短板何在?從港口條件、航運服務和綜合環境3個一級指標的排名就能看出端倪。

論港口條件,寧波舟山港深水良港的底子可以稱得上是“天選之子”。尤其在干散貨吞吐量和港口吃水深度兩項,均排名第一,10萬噸級以上大型深水泊位達50個,超過上海港。

“在航運服務這一指標排名中,寧波舟山僅居第16名,短板主要在航運經紀服務、海事法律服務和航運金融服務等領域,在國際化、專業化程度上與新加坡和上海的差距較大。”省發展規劃研究院首席研究員秦詩立分析,寧波舟山航運龍頭企業少,擁有國際影響力的航運服務功能性機構較少,通過波羅的海交易所注冊的航運經紀、航運咨詢、海事仲裁等國際化機構幾乎處于空白。

在綜合環境排名中,寧波舟山處于第27名,差距更為明顯。

“以上海為例,無論是全國第一個綜合保稅區還是自貿試驗區均落地上海,從先發優勢和政策支持角度來看,我們與上海都存在不小的差距。”秦詩立分析,目前,寧波舟山在免征營業稅、減免個人所得稅等稅收扶持政策上的吸引力仍顯不足,航運金融環境仍不夠完善,無論是從銀行業對航運業貸款額,還是航運保險機構保費總額等視角看,均與上海和新加坡有較大差距。 

“寧波舟山港的集疏運體系結構也有待完善。”省商務研究院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除江海聯運外,寧波舟山港的集疏運以公路運輸為主,對城市發展和生態環境帶來一定的壓力。海河、海鐵聯運起步較晚、占比較低,杭甬運河通而不暢,鐵路支線能力也顯不足。

追趕路線圖怎么畫

寧波舟山港對標新加坡港和上海港不是一個新話題。早在2017年浙江自貿試驗區掛牌之時,浙江就提出全面對標新加坡。

從何處下手?浙江選擇了以保稅燃料油供應為突破口,在浙江自貿試驗區建設國際海事服務基地。這不僅因為寧波舟山港本身的區位優勢和油品領域的產業基礎,更因為這一小切口背后有著龐大的國際市場。業內人士表示,平均每1美元的燃料油加注費用背后,就有至少15美元的綜合海事服務產值。

當時,舟山年保稅燃料油供應量僅100萬噸,而新加坡則早已超過4000萬噸。寧波舟山港每年有2萬多艘外輪進出,而這些外輪卻習慣去新加坡、日本等港口進行加油補給,巨大貨流量并沒有帶來高端要素的聚集。

2017年底,省委、省政府曾派出專題調研組前往新加坡調研,浙江自貿試驗區也積極組織前往新加坡舉辦油品全產業鏈投資貿易專題培訓班。

“自貿試驗區是制度創新高地,在制度創新上新加坡確實有許多值得借鑒之處。”省商務研究院相關負責人舉例道,在企業資質許可方面,新加坡對從事油品進出口貿易的公司沒有注冊限制,只要提出注冊申請,且符合新加坡企業注冊要求即可。

追趕的步伐不可謂不快。3年前,浙江自貿試驗區總體方案明確將區內國際航行船舶保稅加油許可權下放到舟山市政府,這一放就放出了這一業態年均57%的增速,去年浙江自貿試驗區完成燃料油加注超過410萬噸,成為世界第八大船用燃料油加注港。

據了解,外輪選擇去何處補給無非看重三點:油品質量、加注價格、服務效率。今年初,浙江自貿試驗區完成向中央爭取的船用燃料油出口退稅全國首票業務,退稅款191萬元,而僅一項混兌燃料油政策就能讓油價每噸下降數美元,諸如此類的新政大幅縮小了與新加坡之間的油價差。今年以來,舟山綠色石化基地煉化一體化項目產能的加快釋放,也讓人們更加期待一個媲美新加坡裕廊島的寧波—舟山萬億級石化產業集群。

近水樓臺先得月,在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大背景下,記者發現,對標上海港,寧波舟山港正更多地通過合作的方式進行。

去年,兩個世界大港攜手共同推進小洋山港區綜合開發。今年1月,上港集團正式成為寧波舟山港股份有限公司第二大股東。3月,上海期貨交易所下屬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戰略入股浙江國際油氣交易中心,共同推動實現油氣交易期現一體化、構建多層次大宗商品交易市場。

“金融領域是上海最重要的長板之一,寧波舟山港應更多地借助上海自貿試驗區金融服務、國際平臺服務、跨境人民幣服務等諸多優勢,在跨境人民幣結算、跨境收支便利化試點、大宗商品倉單質押融資等領域加快對接。”一位業內專家告訴記者。

目前,寧波舟山港和位于全球前列的多家國際航運巨頭已展開合作,未來深化合作的空間仍很廣闊。



天津时时彩实体店吗